廣西日報傳媒集團主辦

您當前的位置:廣西新聞網 > 首頁欄目 > 社會猛料·輿論看臺 > 正文

男童被墜窗砸中身亡續 專家:出租人和承租人要擔責

5歲男童被高層墜窗砸中身亡續 協調會專家:出租人和承租人要擔責

據中國之聲報道:6月13日上午9點19分,在深圳市福田區京基御景華城小區,一個5歲男孩跟媽媽走到一水果店門口時,忽然從高空墜下一塊玻璃窗,瞬間砸在了他身上,男孩當場倒地。雖經多方全力搶救,但在16日凌晨5點12分,男童最終因傷勢過重去世。這一事件,引起深圳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。

據了解,事發小區在5月22日時就曾發生過墜窗事故,所幸當時并未造成人員傷亡,而今不到一個月又發生了如此慘痛的悲劇。接二連三的高空墜物,究竟是意外還是人禍?誰來為逝去的生命買單?這類危險事故又該如何避免?

家屬索賠500多萬賠償金,與涉事方未達成一致

男孩小宇航的舅舅:“首先感謝大家這么多好心人的關注和祝福,這邊很遺憾地告訴大家,宇航小朋友今天早上5點12分,他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。”

6月16日晚7時20分許,事發地御景華城樓下廣場的正中央,放立著一個心形花牌,業主們沿著墻壁,擺放了一排燭燈和花圈。很快,悼念地點聚集了近400人,其中大多是御景華城住戶。大家手持菊花,自發排成隊列,默哀3分鐘后,一一獻花送別小宇航。

活動發起人 曹先生:“我相信他的家人是撕心裂肺的那種痛,對吧,我們作為業主,我們在這邊也是工作生活,我們同樣也為人父母,我們也同樣地能夠感同身受。通過這樣的一個公祭活動讓大家知道,悲劇是可以避免的,我們不希望這種事情再發生在其他的任何角落。”

據男童親屬介紹,早些年,小宇航的母親被診斷患有疾病,已無法再生育。事情發生后,她的情緒一直很不穩定。孩子去世后,她更是一蹶不振,目前還在醫院休養治療。家屬提出,希望參照此前東莞女嬰被蘋果砸傷案的賠償數額索賠,約545萬元。6月16日、17日下午,南園街道辦組織召開協調會,當事方就賠償問題進行協商。目前,男童家屬與涉事方并未就賠償金額達成一致,還需進一步協商。參加協調會的一位人員介紹,政府部門正在積極處理這件事,家屬對溝通也比較滿意。但由于各方的責任還沒有判定清楚,所以接下來還會有多次溝通。

深圳市人大代表、律師黃邁:“在這個事情上適用的是舉證責任倒置的原則,就是說我要證明我沒錯,否則我就要承擔責任。那在這個事情中,我明顯的感覺到,出租人和承租人肯定是要承擔責任的。至于物業公司,他如果不能證明自己在日常的物業服務管理中,對安全的監管啊,起到了作用,或者說做了必要的工作,那他也是要承擔責任的。比如說他有一個巡查的記錄,他看到有安全隱患的話有一個告示的,有一個告示書或者怎么樣的,或者說把相關的安全隱患上報給街道負責這些安全管理的部門。”

業主紛紛要求物業排查,物業表示“無法介入太多”

高空墜窗砸傷男孩事件發生后,京基御景華城小區業主們十分憤慨的同時,也對自身安全感到擔憂,幾十名京基御景華城業主,集體聚集在小區管理處,要求物業立刻排查高空墜物安全隱患。

業主:“我們要求,業主的訴求也很簡單,管理處一定要每家每戶都要去排查,不是我們自排,對不對!”

據了解,轄區南園街道辦、住建部門已督促小區進行排查。小區管理處上城物業的工作人員表示,他們此前曾對住戶進行了書面安全告知,包括本次發生高空墜物的3棟20層住戶。目前已經進入部分住戶家中進行窗戶的安全排查,排查過程中發現,部分窗戶存在螺絲松動等安全隱患,未來,會對小區3000多戶居民的窗戶,逐一進行排查。但是,由于窗戶屬于住戶私有財產,他們沒法介入太多。

物業:“這個窗戶是私人的,就算我這一次給您檢查了,難道我能保證你今年一年之后你家窗戶不壞嗎?對不對?我不可能說我一年365天都在你家給你看窗戶。”

專家表示:香港驗窗經驗值得借鑒,法律法規需完善

根據我國《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》第40條規定,在正常使用條件下,鋁合金門窗工程的保修期限為兩年,而本次發生高空墜窗事件的京基御景華城小區樓齡已經超過十年,早就超過了建筑工程門窗的保修期限,這意味著高空中窗戶的安全需要使用者日常及時關注,一旦發現安全隱患,需要及時的維修更換。不過,在現實生活當中,窗戶維修似乎并不受關注。專家介紹,對于這種情況,香港實施了一套強制驗樓和強制驗窗計劃,其中強制驗窗計劃規定,所有高于三層樓齡10年或以上的私人住宅樓,必須每5年檢驗一次。屋宇署則每年會隨機挑選2000棟和3800棟舊樓,分別進行強制驗樓和強制驗窗計劃,檢測不合格的大廈,必須短期內維修整改,否則會遭到重罰。對此深圳市人大代表胡桂梁認為,香港的做法值得借鑒。

胡桂梁:“有過一次這個安全檢測,好過你不做。及時發現,及時維修,這樣來保障安全,這個是很有必要的。”

胡桂梁介紹說,目前深圳正對物業管理條例進行修訂,本次發生的悲痛事件值得深思。未來,在物業管理條例修訂的內容上,呼吁能夠進一步明確高空墜物的主體責任,日常監管以及懲罰措施。通過法律法規的方式,完善高空墜物長效防范機制,從而減少悲劇發生。

胡桂梁:“現在呢,我們推動這個《物業管理條例》的修訂,這個是肯定的了,已經現在已經納入到這個立法的今年的日程。那么至于說這里面的條款有的不盡人意的地方,可能通過這件事,會把它納入這個物業管理條例里面去。”

央廣記者 鄭柱子

相關文章

高清圖集推薦

新聞排行

香港马会公式规律